姜智雨:凌云|证 明 什 么?

- 编辑:生活小常识 -

姜智雨:凌云|证 明 什 么?

姜智雨:凌云|证 明 什 么?

  原标题:凌云|证 明 什 么?

  作者:凌云/【之初07】

  ▂

  前半生已是刻意塑造

  后半生就让它生浑然天成

  · 凌云 ·

  前阵子出差,和朋友一起吃饭,谈着谈着话题就沉重起来了。

  “你看你都瘦成啥样了,还这么拼,为了啥呀?” 看着他的样子,我忍不住感叹。“为了证明自己啊!” 他吃着饭,头也没抬,说得云淡风轻。我一下子怔在了那里,证明?对啊,证明!我们有多少人,用了多少年,有意识没意识地解着这道人生的证明题!我自己又何尝不是!

  返程的飞机上,没有手机信号,也收不到工作邮件,在那安静的两小时里,我闭着眼睛,思绪万千!

  到底是谁出了这道证明题?又是什么让我们乐此不疲地解着这道题?

  有一次上教练课的时候,老师问我为什么会那样做,我说这是个人价值观决定的。老师又问价值观是从哪里来的,我说价值观是从小的成长、教育和后来的一些工作环境等等决定的。老师又问谁给了这些环境这么大的权利来决定我的价值观?我一下子懵在了那里。

  小时候,我们遵从于父母的安排;年少时,我们珍视朋友的建议;成年后,我们听从于领导的指示和爱人的劝告。于是,我们想成为一个好儿女,好朋友,好下属,好上司,好父母,好爱人。这些期许一不小心就变成我们的人生目标,也就不知不觉地不遗余力地想要去解答的这一道人生证明题。朋友亦深陷于父母强烈的期待和领导热烈的看好之中......

  “如果不如解这道证明题,人生会怎么样?”我问朋友。

  “那我们就不能得到别人的认可啊!” 朋友莫名其妙地看着我。

  “别人不认可我们,又如何?” 我继续追问。

  “那我们还怎么成功!” 朋友被我追问的有点着急起来。

  已经有多久了,我们把别人认可与爱,当做人生成功几乎全部的标志?确实呀,如果做事的过程中真的能体会到快乐,那又有何不可?朋友尚且年轻,虽然眼前也有不少困难,但也并没有什么是一定让他认为可以不必证明自己值得被爱,也不必期许别人对他的认可。所以,朋友觉得一切再正常不过,有什么好感叹的?

  可是,追寻认可与爱的一路上,怎么会一帆风顺?我便曾为此受尽波折。

  早年的时候,我要做一个工作上的方案,花了很多时间征求到各种相关重要人士的建议,但当把这些建议集合在一起,我发现根本无从下手。这是一个相互矛盾、根本不可成型的方案。不过,这个挫折大概还算是小的,简单的。

  更复杂的是在更大的空间、更多重的角色里。领导希望我要强势,下属觉得我要体谅,父母期盼我有出息,爱人要求我要顾家。这各种矛盾冲突集中在一起,这才发现即使用尽全力也会顾此失彼,无法满足所有的要求,达到所有的标准。

  跌跌撞撞地前行,总是疲惫不堪,也总是觉得一定是自己不够努力,能力也还欠缺。所以,即使昼思夜想,还是能打起精神继续前行,直到数年前,在我负责组织一个大型活动上,发生了一件事……

  那次活动准备良久,自觉得一切完美,准备就绪。不曾想当天在现场,突如其来的反复出现的电脑技术问题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所幸最后被一位非IT的同事机智救场。面对着台下几百又眼睛和数次的暂停,我无地自容。

  活动结束后,我依然困在深不见底的自责当中,自责怎么会因为这样的问题影响到现场那么多人?同事们有说有笑地纷纷离开,经过我时,还不忘对我说上一句辛苦了,好像刚才的事情没发生过一样。

  那一刻,我像是真正跌进了谷底。万般无助时方知世间真有心疼这回事,真的是生理上的心在撕裂。

  那一刻,我突然明白,有些在你看来对别人影响很大的事在别人那里根本就不是个事,原来别人根本没有那么在乎。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人生里忙碌,没有人会一直盯着你的故事。

  那一刻,我突然明白,我们一直苦苦追寻的认可竟然轻如鸿毛!只是,人非得跌倒遍体鳞伤时才要回头是岸吗?这是不是人生最累的一种方式?

  坐在朋友的对面,看着那一张廋消又无畏的脸庞,我莫名地有些心疼,不忍心看他再走我走过的路,不忍心等他跌倒谷底时才幡然醒悟,从开始就不应该去证明什么。

  那么,何时何地我们才能意识到要时常停下来,看一看,好不至于撞了南墙才回头呢?

  我从来都是分析缜密,思考再三,理智和逻辑总是鼓励着我继续忍痛前行。头脑可以自我麻醉,虚伪至极,唯有身体和感受不骗人。当年的我觉得痛苦,觉得累,却不觉得是自己所追寻的东西出了问题,只认为是能力不够。

  在我的蔑视里,身体和感受传递给我的最真实的信号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因为,经久的教育,一直的“磨练”不断地对我说着:感受一点儿也不可靠,感受一点儿没有用。

  可笑的是人的终极目标就是追求感受,幸福感,安全感,成就感......现实中的我们却如此不尊重自己的感受!

  爱因斯坦曾说过:“直觉是上天给我们的神圣礼物;理性思考是它的忠诚仆人。我们的社会居然把一切荣耀归于仆人,却忘了礼物的存在。”

  事实上,尤其在人与人之间,理性思考常常是最无能为力的。直觉与生俱来,“成熟的”我们却不知如何连接上它,以及接上它时要如何辨识,并信任它。

  找到直觉,追随直觉的路,充满坎坷,却是一条有趣极了的路!在这条路上,当我们最终有了清晰的意识,最终放下了别人对我们的认可,放下自己对被爱的强烈渴望,我们又在追寻什么?我不禁问自己。

  白天沐浴在大自然的阳光雨露之中,夜晚仰望繁星点点的浩瀚宇宙,做自己喜欢,就只是做自己喜欢的事,简单而纯粹地活着,一天又一天,仅此而已。何必要等到七十岁才可以随心所欲不逾矩。

  曾经有记者问动画片之王宫崎骏:“你有这么多观众,你在拍片时如何考虑你的观众?”他回答说:“我从来不考虑我的观众。”正是因为宫崎骏全然地遵从自己的感觉和意愿,最大化地表达出内心真挚的声音,所以创作出了那么多深得人心的作品,也成就了一代令人尊敬的伟大的艺术家。

  作为这个世界上最自然的个人,我们的心声本就代表着这个世界上最普通的普罗大众的想法。当我们勇敢地展现出自己最本真的东西时,我们认可了自己,世界也就还一个认可给我们。所以,何必舍近求远,苦苦追寻别人的认可与爱!

  人生不是只有华山一条道的证明题,在证明题的尽头只有长出一口气的解脱。人生的每一个现在都有太多未知的东西等着我们去探索,在那里,没有固定的答案,只有孩童般的好奇与欣喜!

  今年的八月份出去旅行,车穿行在大兴安岭的崇山峻岭中,正和朋友们就一个话题聊得开心,两边是绿油油的白桦林豁然映入眼帘,从心底里响亮起一个声音:在这广袤的世上,人生从此不再设限!

  前半生已是刻意塑造,后半生就让它生浑然天成!(题图由作者拍摄并提供)

  2017年12月16日 冬天的上海□

  ▂

  凌云Linly,一个理科生,一个人力资源从业者,一个未来没有定义的人。

  ▂

  文章皆为原创,转载须经同意。

  图片下载于网络。版权属作者。

  责任编辑:


姜智雨:凌云|证 明 什 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