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粮:性感的屁股沟

- 编辑:生活小常识 -

金粮:性感的屁股沟

金粮:性感的屁股沟

  (老太太加油站刷卡)

  上大学前观察女生,我只注意脸。如果脸蛋标致,苗条一点,那就是美女。上了大学后,经室友启蒙,我才认识到自己的审美标准多么偏颇,李泽厚的《美学历程》里尽是扯淡。

  有一次,因为女朋友闹分手,宿舍一哥们痛苦得茶饭不思,终日买醉。先大口喝啤酒,没钱了,再改喝二锅头。我问他女友什么地方让他如此留恋?他睁着被酒精沙红的眼,嘟囔着:“她太漂亮了,尤其是她的屁股,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那么美的!”在此之前,我一直以为屁股也就是管个坐,肉多坐着舒服点,肉少就容易硌得慌,仅此而已,从没想过评价女人,屁股比脸蛋还重要。这一点我到美国后更有体会。

  刚来美国时在图书馆看到的一幕,至今还常出现眼前。一排电脑前,坐满了女人,老少皆有,不同肤色。她们的脸专注地对着电脑,她们的屁股挣脱出裤子的束缚,自由地露在外面,保守地估计,暴露面积也不会低于总面积的35%。侧面看去,大小有别,形状参差,颜色不同,深浅各异,整整一排的屁股沟!

  那时候我还不太能适应这种伟大的行为艺术,总觉得不雅观。我爱乳沟,它让我想到艳事,每次看到了一点,就希望那衣领能再开大一点。但看到屁股沟,我总是想到秽事,每次看到一点,总希望她们赶紧把裤子拉好,再露多点可就恶心人了。可是在美国,一出门,放眼望去,那叫一个屁股横陈,沟壑纵横,校园里、大街上、咖啡店,扑面而来,一不小心就掉沟里了。

  那段时间我很困惑,几乎怀疑自己千辛万苦跑到美国究竟图什么。来美国前把这个国家想象成天堂,来了之后却发现有时候这里倒更象一个生猪屠宰场。映入眼帘的常常是白晃晃的大屁股,还有那深不可测的屁股沟。我问美国同学,怎么美国人都有露屁癖?他笑了,说美国人觉得那里很性感。“在美国,评价女人,后面的沟和前面的沟一样重要,有没有深度你一眼就看出来,你可要学会欣赏哦!”

  我于是说服自己要努力去享受它,见到屁股沟,甭管深浅,都要克服厌恶的情绪,尽量用审美的眼光看,目不转睛地盯着。从此,每次去图书馆,哪个女生屁股沟露得多,我就坐谁后面,好一次看个过瘾;骑自行车,我也总爱跟在骑自行车的女人后面,就等着她们露沟。她们也很配合,总是有多少露多少,从不吝啬。看到女生蹲下去捡东西,我也总会停下脚步,找个最佳角度,旁观着。有时女人还很感动,不停地谢,说自己就能捡了,不麻烦我了。

  也许我欣赏风景的眼光太炽热,也过分直白了。有时候,女人与我的眼光一对视,第一反应就是去拉裤子,或把衣服拉下来好遮住沟;骑车的看我紧追不舍,不是猛拉裤子,就是突然加速。人家骑的是赛车,本人骑的是沃尔玛的便宜货,吃奶的劲儿使完也追赶不上,只能忍痛目送春色消失于无形中。

  (抹平裂缝)

  美国商店卖的裤子一般是低腰的,

  年轻女人的裤子,有时能低到连腰都找不着。裤子里面,男人一般爱穿大裤衩,那种平脚的沙滩裤,女人的则小到给蛐蛐当被子都嫌大。一般来说,扒开美国男人的裤衩,你才能看到屁股,但美国女人,扒开屁股,你才能看到裤衩。女人露屁股沟,好吸引男人;男人露大裤衩,好展示个性,吸引女人。

  大街上,你经常能看到美国男人的裤子下垂至屁股中部,随时都让人担心会掉下来,而里面的大裤衩也就露在外面半条。尤其是黑人,十条裤子九条下垂,裤腰很低,裤裆奇长,几乎拖地。这种穿法,叫“Sagging”。

  “Sagging”,最早起源于监狱。犯人在牢里不让系皮带,怕他们自杀或把皮带当成凶器,于是裤子就只好垂着。黑人犯罪率高,出入监狱如走亲访友,于是“Sagging”就逐渐成为一种黑人文化。1980年代,“Hip-hop”(嘻哈)这种黑人流行文化在美国开始出现,说唱、涂鸦,以及街舞经商人推动,迅速风靡全球。戴上棒球帽,垂下裤子,走路头摇尾巴晃,那是前沿时尚。尤其在美国,当黑人率先下垂后,年轻白人也不甘落后地拉下了裤子。

  本人曾参加过一次美国学生的party。吃完点心,喝完啤酒,大家开始玩嘻哈。音乐一响,二十来个白人同时拉下了裤子,露出内裤,群舌翻飞,一片群魔乱舞,场面可谓壮观。这就是这些美国孩子想要的酷劲。

  美不美没有绝对,社会说了算,习惯了那就是美。平胸还是丰胸性感,高个还是矮个俊,屁股沟该露着还是藏着,裤子该垂着还是拉上去,那都没有标准。以前我讨厌屁股沟,现在我也开始觉得美了,发现那里秀色可餐,风光都赶上大峡谷了。有时候看到女孩子把屁股遮得严严实实,反而特别不习惯,都恨不得上去打她屁股。


金粮:性感的屁股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