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小妹:烧煤的火车什么时候来?

- 编辑:生活小常识 -

苏小妹:烧煤的火车什么时候来?

苏小妹:烧煤的火车什么时候来?

  6月11日 周六

  烧煤的火车什么时候来?

  今天,奶奶继续腰痛卧床,爸爸妈妈继续有事外出。爷爷遂自告奋勇一个人带着款款出去玩——一般带款款去郊游或动物园需要两个大人,因为要带不少吃用的东西,还要推一辆童车。

  以前,爷爷也自己带小款款乘地铁去动物园。款款小时候好带一点,长到三岁左右特别好动,去路途遥远的公园最好两个大人领着。

  北京的大规模古建和皇家园林多数都在城里和北京的西郊,而我们住的北京南城,旅游好去处不多。带着款款郊游,只有绿荫的郊野公园,看看花草树林、蝴蝶蚂蚁、老爷爷们放风筝,还有一项对款款从小就最有吸引力的活动,就是看火车。

  款款的爷爷自小也喜欢看火车,说起来,那时的火车比现在的火车有气势,壮观。那时的火车才是火车,燃烧、冒烟、喷气、咣当咣当巨响、轰隆轰隆地前后运动。最让人震撼又为之着迷的是火车的汽笛,能让人振聋发聩,如果火车拉笛的时候,你正在火车头的附近,能吓得一激灵,赶紧捂住耳朵,然后是心胸的震撼和澎湃——这就是火车!火车无比了得!它巍峨、雄壮,像一座山;它雷霆万钧、气势如虹,不可阻挡。它运动的时候,整个大地都为之震颤。

  小时候,爷爷的家住在西单,夜里,北京站的火车轰鸣声声入耳。小时候又喜欢到铁道边上玩,把小铁钉子放在铁轨上,等火车开过去,铁钉子就被轧扁,成了小宝剑。火车在路上总是疾驰狂奔,不可一世。但是,款款爷爷中学初一时在北京的妙峰山里劳动,看火车上坡非常吃力,孩子们都可以跟着火车跑一段。还可以看到车头里的司炉工人师傅抡开大锹,一铲一铲地向炉中投煤块,烈火映红了司炉工地汗脸。工人叔叔在大口地喘气,火车头也在大口喘气,喷着黑烟拼死爬坡。

  曾经,在中国大地上跑的蒸汽机车可以称为世界机车博物馆,从很古老的各国进口的车头,到中国各个机车制造厂自己制造的,数量之多,品牌之光,举世罕见。还大量出口到亚洲非洲许多国家。并且,因为石油资源问题,在西方早已使用燃油和电气机车以后,中国还继续使用了很长时间的蒸汽机车,直到80年代才逐渐停驶。

  “蒸汽机车是十九世纪工业革命的象征,清王朝执行闭关锁国政策时,欧美国家的蒸汽机车已经迅速成长。然而,它真正达到鼎盛却是在中国,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曾经云集过那么多类型的异国蒸汽机车,也没有哪一个国家对蒸汽机车的运用、制造、设计倾注过那么多的人力物力,并把它的运用发挥到了极致。”

  “先导号是在中国大地上运行的第一台蒸汽机车。当时,英商要修建吴淞铁路,获批。先导号在铁路铺设期间就被用来运输材料。1876年7月3日,中国第一条铁路正式开通运营,然而仅一个月就因为轧死一个行人,引起民愤,于是,清政府出28.5万两银子把吴淞铁路赎回拆毁。”

  “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后的1902年,慈禧要乘火车去西陵向祖宗请罪,为此在4个月内突击修筑了一条30多公里的铁路,在第二年的春天,开出17节车厢编组的‘龙凤专列’送老佛爷去祭陵。”

  “甲午战争失败后,光绪皇帝发出上谕,将修铁路列为图自强的‘力行实政’之首,俄、德、法、日、英、比、美等诸多列强都在中国投资或者控制修建了铁路。他们相互分割、各自为政,瓜分了中国的全部铁路线,为他们的侵略服务。”

  “1949年铁道部对旧中国留下的蒸汽机车进行了一次全面清理,当时全路共有4069台蒸汽机车,分别由8个国家的30多家工厂生产,机车型号多达198种,外国人曾经嘲笑中国铁路是‘万国蒸汽机车博览会’。”

  “1952年底,中国第一台真正意义上的国产蒸汽机车在四方机车工厂诞生。这是按照日本“天皇型”仿制的机车,后来改名为“解放型”。然而中国的“第一台”已经比世界的“第一台”晚了138年。就在这一年,日本就宣布停止蒸汽机车的生产,此后几年美国和前苏联的牵引动力先后被内燃机和电力机车取代。而中国的蒸汽机车制造才刚刚迈出了第一步。在仿制、改进外国蒸汽机车的同时,中国也大力投入设计制造机车。1956年大连机车厂在苏联专家的指导下造出“和平型”蒸汽机车,各项技术水平都达到世界先进水平。”

  “1988年,中国停止了大功率干线蒸汽机车的生产。几代铁路人拼搏奋斗的成果开始被更先进的牵引动力取代。2005年,中国最后一台干线蒸汽机车在内蒙古克什克腾旗驶离历史的帷幕”。

  话还说款款由爷爷陪着在郊野公园看火车,每次看火车,必须等看过十来列火车之后才算罢休。或者等看到一列有坦克、装甲车的军车才肯罢休——那一般要等到傍晚。

  现在款款可以分辨出机车是烧油的还是用电的,用电的机车声音小,多数时候都要等到火车走到很近时才能发现,而烧油的机车在老远就能听到轰隆隆的引擎声音,款款觉得还是烧油的火车好,很震撼。爷爷说,过去有烧煤的火车,又冒烟,又喷气那才叫震撼呢!款款问,那什么时候烧煤的火车来呀?爷爷说,烧煤的火车都开远了,只能到爷爷的梦中再来了。

  我的列车-陈星宇

  作曲人: Shusui / Stefan Aberg

  作词人:陈星宇

  发布时间: 2009年11月15日

  悠悠江水 波澜不惊

  风吹稻花七里香 满地油菜花金黄

  我的故乡宛如天堂

  无数夜里 思念带我在梦里回家

  妈妈不停唠叨心里话“在那边有烦恼要告诉她啊”

  爸爸又添好多新白发他轻轻地问我“今年会回家吗”

  我的列车啊 请再快些吧好让我能早一点回到家

  回到那片温暖亲切的地方

  只有家乡永远属于我 我将不会再害怕

  我的家 我回来啦

  我的家 我回来啦

  (图片摘自中国铁道博物馆网页)


苏小妹:烧煤的火车什么时候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