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家栋【名家品茶·作家写茶】适合发朋友圈晒喝茶的经典茶文美句(1)

林家栋【名家品茶·作家写茶】适合发朋友圈晒喝茶的经典茶文美句(1)

  原标题:【名家品茶·作家写茶】适合发朋友圈晒喝茶的经典茶文美句(1)

  导读:“茶…慕诗客,爱僧家。”唐代诗人元稹在其“宝塔诗”中如是“点茶”;“戏作小诗君一笑,从来佳茗似佳人”宋代大学士苏东坡在《次韵曹辅寄壑源试焙新茶》一诗如是“赞茶”;“君作茶歌如作史,不独品茶兼品士。”明代学士杨慎在《和章水部沙坪茶歌》一诗中如是“品茶”。古往今来,茶诗茶词等作品,在中国文学中有着重要的一笔。今天,我们来看看现当代的作家、名家,他们又是怎么品茶、论茶的呢?

  我的所谓喝茶,却是在喝清茶,在赏鉴其色与香与味,意未必在止渴,自然更不在果腹了。——周作人《吃茶》

  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,清泉绿茶,用素雅的陶瓷茶具,同二三人共饮,得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的尘梦。——周作人《吃茶》

  吾斋之中,不尚虚礼。凡入此斋,均为知己。随分款留,忘形笑语。不言是非,不侈荣利。闲谈古今,静玩山水。清茶好酒,以适幽趣。臭味之交,如斯而已。——林语堂《茶和交友》

  一个人只有在神清气爽,心气平静,知己满前的境地中,方真能领略到茶的滋味。因为茶须静品,而酒则须热闹。茶之为物,其性能引导我们进入一个默想人生的世界。——林语堂《茶和交友》

  严格地说起来,茶在第二泡时为最妙。第一泡譬如一个十二三岁的幼女,第二泡为年龄恰当的十六女郎,而第三泡则已是少妇了。——林语堂《茶和交友》

  凡真正爱茶者,单是摇摩茶具,已经自有其乐趣。——林语堂《茶和交友》

  我对茶实在是个外行。茶是喝的,而且喝得很勤,一天换三次叶子。每天起来第一件事,便是坐水,沏茶。但是毫不讲究。对茶叶不挑剔。青茶、绿茶、花茶、红茶、沱茶、乌龙茶,但有便喝。——汪曾祺《寻常茶话》

  “泡茶馆”是西南联大学生特有的说法。本地人叫做“坐茶馆”,“坐”,本有消磨时间的意思,“泡”则更胜一筹。——汪曾祺《寻常茶话》

  昆明茶馆里卖的都是青茶,茶叶不分等次,泡在盖碗里。文林街后来开了一家“摩登”茶馆,用玻璃杯卖绿茶、红茶——滇红、滇绿。滇绿色如生青豆,滇红色似“中国红”葡萄酒,茶味都很厚。滇红尤其经泡,三开之后,还有茶色。我觉得滇红比祁(门)红、英(德)红都好,这也许是我的偏见。当然比斯里兰卡的“利普顿”要差一些——有人喝不来“利普顿”,说是味道很怪。人之好恶,不能勉强。——汪曾祺《寻常茶话》

  我在昆明喝过烤茶。把茶叶放在粗陶的烤茶罐里,放在炭火上烤得半焦,倾入滚水,茶香扑人。几年前在大理街头看到有烤茶罐卖,犹豫一下,没有买。买了,放在煤气灶上烤,也不会有那样的味道。——汪曾祺《寻常茶话》

  我在杭州喝过一杯好茶。……一是在虎跑喝的一杯龙井。真正的狮峰龙井雨前新芽,每蕾皆一旗一枪,泡在玻璃杯里,茶叶皆直立不倒,载浮载沉,茶色颇淡,但入口香浓,直透脏腑,真是好茶!只是太贵了。——汪曾祺《寻常茶话》

  狮峰茶名不虚传,但不得虎跑水不可能有这样的味道。我自此方知道,喝茶,水是至关重要的。——汪曾祺《寻常茶话》

  我喝过的好水有昆明的黑龙潭泉水。骑马到黑龙潭,疾驰之后,下马到茶馆里喝一杯泉水泡的茶,真是过瘾。——汪曾祺《寻常茶话》

  井冈山的水也很好,水清而滑。有的水是“滑”的,“温泉水滑洗凝脂”并非虚语。井冈山水洗被单,越洗越白;以泡“狗古脑”茶,色味俱发,不知道水里含了什么物质。——汪曾祺《寻常茶话》

  老北京早起都要喝茶,得把茶喝“通”了,这一天才舒服。无论贫富,皆如此。——汪曾祺《寻常茶话》

  北京人爱喝花茶,以为只有花茶才算是茶(北京很多人把茉莉花叫做“茶叶花”)。我不太喜欢花茶,但好的花茶例外。比如老舍先生家的花茶。——汪曾祺《寻常茶话》

  特此声明:本文系说茶网编辑普洱悦泉整理发布,若有侵权,敬请告知删除。图源于说茶网图库中心。

  茶叶选购、冲泡、保存等知识分享,可添加说茶网思思个人号:5810670

  责任编辑:


林家栋【名家品茶·作家写茶】适合发朋友圈晒喝茶的经典茶文美句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