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伊人:三国里的许子将是什么人?

- 编辑:生活小常识 -

宋伊人:三国里的许子将是什么人?

宋伊人:三国里的许子将是什么人?

  摘自《后汉书》的 《许劭传》:

  (许子将是许靖的堂兄)

  许劭字子将,汝南平舆人也。少峻名节,好人伦,多所赏识。若樊子昭、和阳士者,并显名于世。故天下言拔士者,咸称许、郭(郭林宗)

  事迹:

  ……同郡袁绍,公族豪侠。去濮阳令归,车徒甚盛。将入郡界,乃谢遣宾客,曰:吾舆服岂可使许子将见,遂以单车归家……。

  ……劭常到颍水,多长者之游,唯不候陈太丘。又陈蕃丧妻,还葬,乡人毕至,而劭独不往。或问其故?劭曰:太丘道广,广则难周;仲举性峻,峻则少通,故不造也。其多所裁量若此……。

  ……曹操微时,尝卑辞厚礼,求为己目。劭鄙其人而不肯对。操乃伺隙胁劭。劭不得已曰:君清平之奸贼,乱世之英雄。操大悦而去……。

  孙盛《异同杂语》:

  …….太祖尝问许子将,我何如人?子将不答。固问之。曰:子治世之能臣,乱世之奸雄。太祖大笑…….。

  ……与从兄靖不睦,时议以此少之。初劭与靖俱有高名,好共核论乡党人物,每月辄更其品题,故汝南俗有月旦评焉…….。

  …….或劝劭仕,对曰:方今小人道长,王室将乱,吾欲避地淮海,以全老幼,乃南到广陵。徐州刺史陶谦礼之甚厚。劭不自安,告其徒曰:陶恭祖外慕声名,内非真正,待吾虽厚,其势必薄,不如去之,遂复投扬州。……其后陶谦果捕诸寓士…….。

  《汝南先贤传》:

  ……召陵谢子微,高才远识,见劭年十八时,乃叹息曰:此则希世出众之伟人也。劭始发明樊子昭于鬻帻之肆,出虞永贤于牧竖,召李叔才乡闾之间,擢郭子瑜鞍马之吏,援杨孝祖,举和阳士。兹六贤者,皆当世之令懿也。其余中流之士,或举之于淹滞,或显之于童齿,莫不赖劭顾叹之荣。凡所拔育,显成为今德者,不可殚记。其探摘伪行,抑损虚名,则周之单襄,无以尚也…….。

  评论:“天下言拔士者,咸称许、郭。”与郭林宗齐名,说明了许子将在后起“人伦”派谈士中的地位。从当时社会之最下层——“鬻帻”者,“牧竖”、“屠沽”、“邮置之役”中,拔育人才,是许、郭之所同。其不同者,郭较随和,能包含一切;许则峻名节,颇崖岸自高。豪侠如袁本初,至于卸除其华美之舆服,而后敢入郡界。子将品题之权威性,即此可见其一斑。陈仲弓为当时名士中之泰斗,陈仲举(二人均陈群之祖上)则名士之“护法”,许子将却都不与之周旋敷衍。曹孟德微时,桥公祖、何伯求均以命世之才许之,甚至以子孙相托。许子将独鄙之,在被劫持的情况下,始加以品目——“治世之能臣,乱世之奸雄。”谈锋如剑,抉其所藏,堪称快人快语。其品题荀靖、爽弟兄,假物为喻,形象鲜明。以最简单的语言——十三个字,表达最复杂的事物,听者默契于心,恍然在目。不谓之神妙得乎?其对陶恭祖的衡量,由表达里,即往知来,人伦之术,先见之明,兼而有之。谢子微叹为“希世出众之伟人”,良有以也。

  曹操手下的谋士

  比较早逝

  是个谋士。在曹操手下。

  许劭,就是称曹操是“治世之能臣,乱世之奸雄”的那个人

  相师,也有点计谋


宋伊人:三国里的许子将是什么人?